《郑州建城史上规模最大的拆迁运动》

时事新闻
0 / 211

郑州建城史上规模最大的拆迁运动

2011 年 5 月,吴天君履新省会郑州,任市委副书记、代市长。在张华看来,吴天君的升迁,是因为省里主要领导对新农村建设的充分肯定。 5 个月后,吴天君进入省委常委班子。2011 年 12 月,吴天君接任河南省政法委书记。2012 年 2 月,吴天君第二次到任郑州,任市委书记,正式为这个城市的主政者。知情者说,吴天君延续了之前在新乡的城镇化思维,甫一到任,提出的施政纲领,就是 “新型城镇化建设、现代产业体系构建、以网格化为载体依靠群众推进工作落实长效机制建设”,是为推动郑州发展的“三大主体” 工作。其中,最为重要的政绩,也受到最大争议的就是依托城中村改造的新型城镇化建设。

  根据官方的数据,截至 2015 年 11 月,“十二五”期间,郑州市四个开发区、六个城市区及县城、产业集聚区、组团新区规划区范围内,共启动拆迁村庄 627 个,动迁 175.65 万人,郑州全域范围内保持着每年拆迁 100 多个村的进度。其中,中心城区 (围合区域内和航空港区 107 国道以西) 的 476 个村庄,已完成拆迁改造城中村 383 个,占总数的八成。这无疑是郑州建城史上规模最大的拆迁运动。
2012 年,时任省委常委、郑州市委书记的吴天君到我中原区督导中原西路拆迁工作。来源:中原区政府网站

  如今的郑州市,四环以内,常常会见到一种反差的情景:一边是刚建好的新楼盘,另一边是一批正在建设的高楼,中间夹着没拆完的城中村,人去楼空,钢筋从倒塌了一半的墙上伸出来。对于吴天君主导的这场拆迁改造行动,郑州民众对其毁誉不一。支持者认为,吴天君主政郑州的 4 年 5 个月里,郑州仿佛从一个大村庄变身成为一个大都市,高效地解决了城中村过去多年给郑州带来的隐患,新建的马路、地铁与高架打通了城市的脉络,拉大了城市的框架,这是领导魄力的一种表现。而反对者则从事例出发印证观点。他们认为,吴天君任下的政府罔顾城中村百姓的利益,强拆事件频发,相关案例不胜枚举。在其主政其间,400 多家报亭被拆除,22 个曾花费 2000 多万建造、只使用了 5 年的快速公交 BRT 站台也被拆除。
  知情者说,在官场上,吴天君对待同级或上级官员,态度较为谦和,但对待下属,看似不发脾气,却很懂得说话的技巧。据剥洋葱了解,一位基层官员给吴天君汇报工作时,讲了些拆迁上的难处,希望能放缓拆迁的速度。吴天君回复说:“还有啥困难没? 我工作比较忙,你找组织部部长谈这个事情吧。”
  《南方周末》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,郑州下辖的一些县财政紧张,没钱拆迁补偿,当时吴天君提出要求:限期拆完,拆不完、没钱拆的不要干这个县委书记了,有钱想干的很多。
  据《人民日报》报道,2013 年 11 月 26 日,郑州市中原区西流湖街道办事处小京水村高增根、王纯、郭电杰等几户居民的房屋被强制拆除。强拆者称:凡不接受 “先拆迁,后补偿” 的,都是这个下场,直到有人受伤入院,强拆才停止。报道称,被拆迁居民多次向区政府、街道办事处提出查阅有关规划、拆迁的相关文件,但始终没有见到两级政府出具任何相关合法文件。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宋某某说:“我也没见过拆迁许可证明,但有红头文件。就因为某领导从这路过,手一指,‘下次来,这一块不能再看见啊’,我们就要马上扒。”吴天君人称“一指没”!
  这位 “某领导” 即吴天君。
  律师称政府带头违法
  北京律师朱孝顶曾代理了多起郑州拆迁案件,他也研究了吴天君治下郑州拆迁的模式。
  朱孝顶介绍,2013 年、2014 年期间,郑州大量存在区县政府以政府文件成立 “拆迁指挥部”、人大、政协、公检法官员都被政府任命为指挥部成员的现象。
  朱孝顶向剥洋葱出示了一份 2014 年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政府文件,主题为《关于调整郑州管城回族区十里铺城中村改造工作指挥部人员的通知》。该通知显示,管城回族区政法委副书记、区人民法院副院长、二里岗公安分局局长等都是指挥部成员。
  朱孝顶介绍,除此之外,金水区政府、惠济区政府、二七区政府、中原区政府、上街区政府都成立了包含人大、政协、公、检、法领导参加的拆迁指挥部。
  朱孝顶说,2004 年湖南 “嘉禾事件” 之后,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曹建明宣布“各级人民法院不得参与拆迁”; 近年来公安部也三令五申“公安人员不得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”。
  朱孝顶认为,郑州的做法,是与上述要求背道而驰的。
     此外,朱孝顶还提出郑州拆迁模式中其他违法问题。
  朱孝顶说,他曾协助一位被强拆的市民苏花娣向郑州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公开 “冉屯村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的批准文件及其法律依据” 的政府信息。
  2015 年 2 月 5 日,郑州市国土资源局以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的形式确认:“郑州市中原区中原乡冉屯村民委员会于 2008 年办理了城中村确权登记手续。其主要程序为:冉屯村申请、中原区政府审核,经市政府批准后登记发证。其主要依据为《土地管理法》第八条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。”
  朱孝顶认为,城中村的土地性质为集体土地,只有经过国务院或者省一级政府批准进行征收后,才能转为国有土地,进行商业开发。因此郑州市政府没有权利直接把集体土地登记成国有土地,这一行为违反了《宪法》、《物权法》和《土地管理法》,性质非常恶劣。
  朱孝顶认为,郑州直接由市政府批准将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的作法,僭越了国务院和省政府的法定专属批准征收权力,违宪的同时也颠覆了中国土地征收根本制度,相关人员已涉嫌犯罪。

  “回头看” 后落马的 “首虎”
  11 月 2 日,吴天君以河南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身份赴巩义市公安局调研指导工作,这是他最后一次在媒体公开露面。
  河南省第十届委员会 11 月 4 日选举产生了新一届河南省委常委。7 天后,未能进入省委常委名单的吴天君宣告 “落马”。吴天君是中共十八大后河南省“落马” 的第三名省部级官员,同时也是今年中央对河南巡视 “回头看” 后落马的“首虎”。
  2014 年 9 月 22 日,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,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、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。2016 年 1 月 16 日,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,河南省委常委、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,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。
  中央第十一巡视组今年 10 月在向河南省委反馈巡视 “回头看” 情况时曾指出,巡视组发现和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,主要是:党的领导弱化,党委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充分,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不到位,省委政治意识需进一步增强。

  选人用人问题反映集中,存在 “带病提拔”、说情打招呼的问题。落实全面从严治党“两个责任” 不力,党员领导干部日常教育管理监督不到位,有的单位 “一把手” 腐败问题突出,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 “四风” 问题时有发生。2017 年 8 月 4 日,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河南省委原常委、政法委原书记吴天君受贿案,对被告人吴天君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。对吴天君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,上缴国库。吴天君当庭表示服从判决,不上诉。

回复
    发表话题
    Fordkey
    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!
    • 积分
      754
    • 注册排名
      35